以需求为“锚”:银行业供给侧改革 重在存量结构优化

【以需求为“锚”:银行业供给侧改革 重在存量结构优化】“我国的金融业态是一个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业态,股权融资市场发展不足。在间接融资为主的框架下,又以大中型银行为主体,商业银行的政策框架、制度框架、技术能力和内外部的激励约束机制也存在不足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在接受《金融时报》记者采访时,一语道破了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所在。(金融时报)

  “我国的金融业态是一个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业态,股权融资市场发展不足。在间接融资为主的框架下,又以大中型银行为主体,商业银行的政策框架、制度框架、技术能力和内外部的激励约束机制也存在不足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在接受《金融时报》记者采访时,一语道破了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所在。

  那么,具体到银行业,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在哪里?对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又将如何体现?

  全国两会期间,接受采访的多位专家一致认为,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以需求为“锚”,精准对接实体经济金融需求,改革方向才不会“跑偏”,才能产生实效。目前,实体经济中的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需求可以说最为迫切,构建多层次、广覆盖、有差异的银行体系,必然成为银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。

  银行体系重在存量结构优化

  今年两会,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、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“部长通道”上表示,解决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,与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密切相关的,金融业机构体系、市场体系、产品体系都要进行一些调整。

  具体到银行业来说,也不例外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然是一个系统性工程,而首要的便是银行机构体系的进一步优化与完善。

  “存量结构的优化应是主要方向。”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对《金融时报》记者表示:“目前,我国银行机构数量已经不少,因而,优化银行体系的重点应放在存量结构的优化上面。”

  这样的判断不无依据。“现在,银行业的机构数并不是很少。”郭树清在“部长通道”上表示,过去10年,大银行占整个银行业的份额从50%以上下降到了38%左右,大银行的比重是下降的,中小银行数量是增长的。

  那么,存量结构的优化如何进行?曾刚认为,这主要应从4个方向去考虑:一是让已经数量占比不低的中小银行坚守主业、服务本地;二是让大型银行适度将业务重心向民营企业、小微企业倾斜;三是增设一些有特色、差异化、创新性强的银行机构;四是退出或重组一些低效率、高风险、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差的银行机构,把释放出来的金融牌照发给有能力服务实体经济的机构,以市场化力量提高服务民营小微企业效率。

  “我国以民营银行、社区银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占比已经较高,重点不是在数量上做文章,而是在质量上下工夫,即如何更好地支持它们稳健发展。”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达了相似的观点,他认为,下一步,各方应对相关政策进行回顾,并予以调整和完善,努力拓宽中小银行负债来源;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;引导中小银行开展好产品创新;鼓励中小银行申请相关业务资质。

  解决信息不对称是关键

  银行业作为金融服务的供给方,要想高效、精准地提供金融服务,获知需求侧信息至关重要,这不仅包括需求侧有哪些金融服务需求,还包括有哪些应当重视的风险点。

  提高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与意愿,解决银企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显得尤为迫切,正如郭树清在“部长通道”上所言,“对银行来说,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是一定要获取足够的信息”。

  全国政协常委、全国工商联副主席、北京叶氏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青在接受《金融时报》记者采访时也表示:“一些小微企业,它不知道去哪里贷款,一有问题就想到典当行、小额贷款公司,其实银行有这些产品。所以建议银行适当地对小微企业进行贷款辅导,告诉他们如何可以贷到款,缓解信息不对称。”

  对此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党委书记、行长张智富在他的议案中提出:“建议由国家发改委、人民银行牵头,国家税务总局、工信部、司法部、国家统计局、国家工商总局、人社部等掌握反映企业经营状况信息数据的相关部委配合,加快利用国家数据共享交换平台系统,推动各部门小微企业相关数据整合,充分提高大数据的利用效率,在保障信息安全的前提下为银行机构审贷提供信息支撑,促进批量化授信审核,实现银行机构和小微企业的‘降本增效’。”

  创新完善产品体系任重道远

来源:SEO分享_波仔博客

内容版权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整理,如有侵权联系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j-bozai.com/ganhuo/771.html